前单局限时赛冠军迈克尔·乔治乌是需要格外严肃对待世锦赛资格赛的球员之一,作为职业赛场唯一的塞浦路斯选手,7月21日至28日的资格赛将决定他能否保住新赛季的职业资格。

  乔治乌要在世锦赛资格赛至少赢下一场比赛才有机会保住职业资格,不过他去年在资格赛末轮以10比8击败颜丙涛,完成了克鲁斯堡首秀,多少能给他带来不少信心。

  2019年世锦赛首轮,他以1比10不敌尼尔·罗伯逊,这一年来他从伦敦搬家到北爱尔兰的安特里姆,让我们随着WST的话筒与乔治乌来一次对话……

  WST:迈克尔,先说说你在居家隔离期间过得如何?

  MG(迈克尔·乔治乌):大家过得都不容易,会感觉自己像是困在家里的囚犯,所以我很高兴这个情况似乎快结束了。幸运的是我没有孩子需要照顾,只要照顾好自己就行了,所以还好。我发现重要的是要有固定的计划,找到事情做坚持下去就好了。

  我参加了网页设计网课,还精练了一下我的希腊语,经常做饭吃,也尝试过纯素食,我了解到很多关于纯素主义的内容,出于好奇心就试了试,立刻就感觉到精力上的变化,就继续下去了,我一旦对某件事下了决心就会坚持下去。

  WST:你在去年11月决定搬去安特里姆,目前为止感觉如何?

  MG:这是个美丽的地方,生活和钢筋水泥森林的大都市相比有了很大变化,我不必伴着疾驰而过的行车声入眠,我在这过得很开心,当然也会很想念家人,但只要航班恢复通航,情况就不会这么遭了。

  我感觉自己仿佛在这住了很久,因为大家对我很友善,马克·艾伦和乔丹·布朗很欢迎我的到来,搬过来很高兴。马克人真的很好,经常给我一些建议,我也不断请教他,他是世界上最好的球员之一,在这找不到比他更好的练球搭档了,虽然有时和他练球我几乎都没机会进球。

  WST:去年你在世锦赛资格赛表现出色,迎来克鲁斯堡首秀,虽然输给罗伯逊,但首次进正赛的经历对你来说有何意义?

  MG:资格赛的末轮真的震撼,感觉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,但仍能记起自己当时在发抖,和我赢得单局限时赛冠军的感觉很像,一切都很顺。去年我准备得当,今年我也要按同样的方式备战,肯定有机会。

  我从未亲身去过克鲁斯堡,作为球员出场真的被吓了一跳。我很多时间都在四处看,如今回想起来这或许是个错误,但克鲁斯堡绝对是我去过的最棒的赛场。

  我的比赛是第一天下午开始,所以打完资格赛没过多久就出战正赛了,还没有完全消化一切。尼尔的战绩说明了一些,跟他交手对我来说是一项艰巨的任务。不看比分的话,我享受了比赛中的每一分钟,这是一次很棒的经历。

  WST:保级任务在前,你在今年的资格赛压力有多大?

  MG:我的职业资格有保不住的风险,但我在努力不去想这件事,在过去的两年,除了少有的几个亮点之外,我并没有打出最好的自己,这赛季我输了很多首轮战,不知道是否有场外因素的干扰,比如搬家。

  这两个月我练得很努力,若掉出职业赛场肯定很羞耻,但之后我会立即去Q School尝试改正问题,我觉得自己配得上职业赛场,最坏的情况是一切都无法如愿,但这不是世界末日,我只需等一年时间再来一次。

  我若现在就开始担心下赛季能不能打的事,只会对我的当下的准备产生消极影响,我只能继续专注于备战世锦赛资格赛的每一颗球,会为未来的一切做足准备。

  (世界斯诺克)